蛙人渗透等以往初级军事院校中从未出现过的特

2018-12-19 11:48字体:
  蛙人渗透等以往初级军事院校中从未出现过的特种专业训

写一个作品,年少成名的贺敬之让人生羡。“别人以为我一帆风顺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”贺敬之说,“生活上我什么苦都吃过,政治上也经受了各种运动。”早在延安整风时期,贺敬之就被错整成“特务”;1955年,受“胡风案”牵连,他被隔离审查了半年多;1957年“反右”时,他再一次作为重点对象被批;“文革”十年,贺敬之夫妇身陷桎梏,患上了肺病、心脏病。1969年,在周恩来总理亲自关怀下,贺敬之获得了短暂的自由,当上了人民日报社文艺部党支部书记,但很快又被撤职,江青、姚文元专门批示:长期下放,监督劳动。

一起沉浮的还有《白毛女》的命运。从诞生至解放初期,它一直是受到高度肯定的。“文革”时,万人追捧的《白毛女》竟然成了“大毒草”,被扣上了“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”、“右倾”等帽子,“罪状”是“丑化了劳动人民”“把杨白劳给写死了”。

”讲到这里贺敬之也忍不住笑了,“我居然变成黄世仁了。”造反派要贺敬之写检讨文章,贺敬之不写。“《白毛女》基本的精神是可以的嘛,我没有想到杨白劳的自杀会引起这样的反响。”

“四人帮”垮台后,开始批判“极左”路线。《白毛女》从“右倾”又变成了“极左”路线的产物。后来,在市场经济环境下,“杨白劳和黄世仁的关系是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关系,欠账就应该要还。”这就把故事发生的特定历史背景给抹杀了,把高利贷背后的阶级矛盾给一笔勾销了。1995年,《白毛女》首演50周年时,某剧团上演了一个改编的版本:黄母不再打喜儿了,黄世仁也不那么面目可憎了,全剧浓墨重彩渲染了大春和喜儿的爱情。这么改的原因居然是:有些逃到海外的地主后来发达了,想回祖国投资,要是惹了他们,不利于我们招商引资。“《白毛女》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舆论哗然。“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改编。”贺敬之专门写了一封信表明意见。反对声中,此版本匆匆收场。

热血、青春和正义是以刘子光为代表的年轻人心中的王道,这一点从离开江北八年的刘子光回来那天就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八年前,他只是一个无奈离开的普通青年。八年后,他带着一身沧桑和硝烟征尘走回来,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孝子,却一次又一次被卷入到社会的洪潮中。他凭着一身正气、一副铮铮铁骨成了朋友心中的英雄,青年心中的偶像。刘子光通过自己过人的本领和才智,成就了一番事业的同时,还帮助小伙伴们实现了儿时的梦想。在此期间他认识了女警胡蓉,两人虽彼此相爱,但在现实中情感却兜兜转转,最后在与聂万峰为首的犯罪集团激烈的争斗中,刘子光不但与胡蓉并肩作战,协助警方瓦解了整个犯罪集团,还收获了与胡蓉珍贵的爱情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产品分类CATEGORY

联系我们CONTACT

全国服务热线:

地 址:
电 话:
传 真:
邮 箱: